2012年11月4日

《脚踏车上的距离》第四章





窗外的紫外线顽皮的四处玩耍,最后还钻进窗缝,放肆的玩起游戏把室内照得光亮。

躺在洁白床上的人,受不了光线的刺眼,眼睫毛扇动了几下就尝试睁开眼睛,却又被白光刺
得闭上眼睛。

「呃……」直到完全适应光线的存在,浅芯才再次把眼皮拉开。

最先映入眼的是有点发黄的天花板和暗着的灯,然后就是一张陌生的脸。

她戒备的拉高薄被,把自己整个包起来,只剩下眼睛露在被外,死命的盯着陌生人看。

「同学,你醒了?」校医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同学对自己有所戒备,但他还是开口解释:「我
是本校校医,敝姓赖,同学还记得自己怎么受伤的吗?哦,还有你是什么班的?」

原来是保健室的校医老师,难怪会穿着白袍。受伤……经他那么一说,身体还真是有隐隐作
疼的感觉,头好像被人拿锤子敲击着。

「我是高二乙班的廖浅芯,至于受伤……早上骑车来学校的途中,在转角处看到小猫,脚踏
车为了闪躲而打滑,就这样摔伤了。」浅芯想了想,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遇到暴力事件。」赖老师正经的说。

暴力事件?!这老师的脑袋里是装什么啊?她可是良好市民,乖乖学生叻!怎么会遇上暴力
事件。

「哈哈哈……老师真是幽默。」冷幽默。

「你的伤没什么大碍,已经帮你做好基本的处理。耳朵上方有一道伤口,手肘和膝盖等擦伤,右脚踝扭伤,我建议你早退去医院还是诊所看一下比较好,我会和你的班导说一声。」
赖老师写着报告,头也没抬一下。

「不、不需要早退,我还可以上课。」她回去了,浅海放学后怎么回家。

「你这个样子也不能骑脚踏车了吧?万一又伤到脚踝,会肿得像叉烧包那样。」

「……」老师说得没错,她这个样子都不能骑车了,看来还要打一通电话回家,要爸爸来接她们回家了。

至于脚踏车,只能放在学校了。

「那么我打通电话给我爸爸,不过不要早退。」

「请便,这里有电话。」赖老师也不再说服,由她去了。

「谢谢。」浅芯道了声谢,就拿起电话筒,按下背得滚瓜烂熟的电话号码。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思想紊乱的她还不知道电话被接通后,她要说些什么?

明明匆匆忙忙的冲出门的霎那,爸爸妈妈叮咛自己要小心,结果还是发生意外了,把自己搞得遍体鳞伤。

说到意外,最近的厄运真是连连不断,自己是不是要陪妈妈去庙里拜拜去去霉运?总是发生
不愉快的事让她吃不消,倒霉透了。

电话传出「嘟……嘟嘟……」的等待声,响了大概三、四声,电话被接通了。



朗朗的读书声充满整个走廊,粉笔与黑板砰砰相触的声音更是回荡在走廊,也有些学生吵闹
的嬉戏声。

浅芯背着书包一拐一拐的走在走廊上,路过的人都对她投以奇怪的眼光,对遍体鳞伤的她更
是匪夷所思到极点。

经过教室的时候,她也成为班里人焦点,学生纷纷把粘在黑板的目光投到她可疑的身上。

都在胡乱猜测这位同学,也就是她,是不是才打过一架,包扎完伤口才来上课。

这些不怀好意的眼光都被她一一无视,她现在火大的想找人出出气,因为她在电话里被妈妈
教训了。

「哼!又想起那讨厌的对话。」浅芯「哼」了一声。



「喂,请问哪位找?」电话的另一边,是妈妈的声音。

「妈妈,是、是我。」她没有想到电话会那么快被接起,害她小小的结巴起来。

「小芯?怎么突然打电话回家,难道是小海发生……」

拜托,受伤的人可是她。

「不是啦!其实受伤的人是我。想说,要爸爸放学来接我和浅海……」她战战兢兢的说,心
里因害怕被责骂而快速跳着。

「你受伤了?怎么会?」

「呃……骑车太快,然后闪小猫就跌到了。」

「这样说是你活该,自作自受?」

「也可以这么说。」不关心她就算了,还说她活该,妈妈就不能好好安慰自己一下吗?


浅芯把委屈和失落吞回肚子里。

「那就是活该,都叫你路上小心了,骑车就是要慢慢来,冲那么快做什么……」

「我扭到脚,不能骑车回去,所以你叫爸爸要来学校接我们,就这样,我还要上课,挂
了。」

「喂……」

浅芯没有理会妈妈的呼喊,直接把电话盖下,结束通话。



「我可是伤者耶!」对着空气喊了一句,浅芯继续一拐一拐的前进。

她花了好大的劲回到班上,现在正好上着班导的课,远远就可以听见她的声音从班那个方向
传来。

「不过那只猫应该没事吧?」她只顾着自己爬起来,都忘了那只猫的存在。

呿!教室明明就在眼前,为什么她会觉得遥远啊?好像走了很久都不会抵达似的。隐隐作痛
的伤口令她小心翼翼的前进,深怕一个大动作就会让她痛得咧开嘴。

「终于到了。」浅芯用力的拉开门,里面的人「刷」的全部看着她,害她不知道手脚要怎么
摆。

「廖同学你回来了,怎么不申请早退呢?保健室的赖老师已经和我说过了。」詹老师扬起粉
红般的笑容,好不亲切。

「呃,我没有那么脆弱,只是擦伤而已……」外加失了点血。浅芯笑笑,跳着回自己的座位。

「可是擦伤怎么会让你躺了几个小时……」

「老师你放心啦!浅芯可是打不死的蟑螂,她说没事就是没事。」她的话引起全班同学哄堂
大笑。

这道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好朋友——陈玮诗!

「你们安静点,廖同学要是不舒服要和老师说哦!」语毕,詹老师转回头继续她的教学。

「是……」浅芯弱弱的回答,眼睛却是直直瞪着自己的同桌,那个让人大笑的罪魁祸首。

竟然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说她是打不死的蟑螂,存心要她出丑吗?

「不要用那么可怕的眼神看我啦!会发毛的。」玮诗擦擦手臂,想把发毛的感觉擦掉。

「你会怕?我看你是不知天高地厚叻!」

「我的确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呢!」

「你……哎哟!」浅芯突然捂着胸口。

「喂!你没事吗?」玮诗被她那句「哎哟」吓走大半魂魄。

「好痛……」浅芯紧咬着牙关,露出痛不欲生的模样。

「你没事吧?我马上和老师说。」玮诗急得像无头苍蝇,毫不犹豫的站起身叫了声老师。

「陈同学?难道是老师哪里教得不好,还是写错了什么?」詹老师看着黑板,想找出错误的
地方。

「不是,是浅芯她……」

「廖同学?她不是好好的坐在那里吗?」詹老师疑惑的问。

「好好?」抱着不相信的心,玮诗偏过头,看见浅芯真的好好的坐在那,方才的痛苦状,早
就从她脸上卸了下来。

「还有什么事吗?」詹老师问。

「没事没事。」玮诗赶紧坐下,头转向浅芯,对上那狡猾的眼瞳,她很快就知道自己被耍
了,而且还是彻底的被摆了一到。

「礼尚往来嘛!呵……」浅芯笑得天真无邪,谁教她把自己当病猫看,她只是不发威而已。

「好呀!算你赢。」玮诗使出平时的招数,看都没看就推了浅芯的头,没发现纱布的她正好
碰着浅芯的伤口。

「你要谋杀啊?」浅芯机灵的闪开,却忘自己自己的脚上还有伤,右脚踝硬生生的撞上桌
脚,引起她的哀嚎。

「嗷!痛痛痛痛痛……」压低声音,连续说了几个痛,她更想骂三字经,不知道脚有没有更
肿。

「啊!你没事吗?对不起……」玮诗也知道自己错,小声的道歉。

「很痛呀……」浅芯趴在桌上,她可以感觉到,缠在脚踝上的纱布好像紧了一些,一定是恶
化了。

「那,要不要去保健室?我扶你去。」

「不要。」她的脚可受不了再爬楼梯,走下去的话,她直接去医院挂号比较快。

「那……」玮诗还想说些什么,但被浅芯打断了。

「只是痛而已,又不是死掉。」她忍着痛撑起身,翻开课本,想把自己的注意力从脚上移
开。

「真的?」

「不知道刚刚是谁说我是打不死的蟑螂?」

「那个只是一时口快,说说笑的。」玮诗摆摆手,为刚才的言行举止作解释。

「无所谓啦!上课。」不要想脚的事就不会痛了,集中上课,集中上课。



「呼哇!终于下课了。」浅芯虚脱的软在桌子上,发出有气无力地呻吟。

昏迷了几个小时,错过午休时间的她,肚子早就打起响鼓,碍于面子关系才强忍到现在,她
肚子快饿扁了!

「那么同学们,我们明天见了。」最后一课的老师拎着自己的教材,在铃声响完最后一音的
时候走出教室。

「老师再见。」

浅芯用慢动作,把属于自己的东西一一扫进书包里,心里想着,不知道爸爸来了没,也不知
道妈妈是否有告诉爸爸。

若没有的话,自己岂不是要骑车回家?早上那一撞,自己的脚应该不能骑了,浅海也不会
骑……

呜,她好想快点回家。

「啊咧?」

「你『啊咧』什么?」玮诗打断自己思考,她不爽的问道。

「稀客。」

「哈?」这次换她摸不着头脑了,这位同桌兼好友在说外星语吗?

「那个啊!不就是你的宝贝妹妹吗?叫什么海的。」玮诗直起食指指着教室门口。

「浅海,你不觉得很失礼咩?竟然连好朋友妹妹的名字也记不得……咦?」她说浅海,意思是说浅海在这里?

「就说你妹妹在那里啦!」玮诗转过她的头看向门口,当然力道是最轻的那种。

果然,浅海背着书包站在教室门口,脸带困惑的犹豫该进去,还是在原地等。

「浅海,你是来找我的吗?」浅芯撑着桌子站起身,跛着脚一步一步走前。

「浅芯一遇到自己妹妹就会变成笨蛋,看来这个情报不会错呢!她来这里不是找你,难道还
找别人啊?」玮诗摇摇头表示无奈,起身从后门离开了。

「我才不是笨蛋,哼!浅海,我们回家吧!不要理那个傻瓜。」浅芯用单脚跳来到门口。
浅海点了下头,伸出手拉过浅芯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肩膀,好架起她,让她靠着走路。

「其实不用扶我,我也是可以走……」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引起浅海猛摇头,接着她从口袋拿出一张一看就知道是从练习簿子撕下来的纸张递给浅芯。

「这什么?」纸张被对折了几次,还用钉书器钉起来,还写着:「回家看」三个字。

「要我回家才看吗?」浅海点头两下。

「好,那我就回家看。话说回来,我很重,你扶得起吗?」要是跌多一次,后果她可不敢想
象。

浅海用点头表示自己可以,当姐姐的支撑,开始走下楼。

「其实,扶着楼梯扶手我也可以自己下楼……」浅芯说,她还搞不懂为什么浅海坚持要搀扶自己下楼,不会是……

「我说,你是不是在赎罪呀?如果是就放开我,我会受伤又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骑车不长
眼睛。」

浅海不会是认为她是造成自己受伤的祸首吧?虽然说是她忘了带课本,自己才回家帮她拿,
但是受伤什么的都不关她的事,她又不是事先知道自己会受伤。

浅海摇头,只是默默的扶着她。

在她们踏上最底楼时,浅海可说是濒临虚脱的边缘,不过她没有松手的打算。

这时,响起了一道男声,随后就是一个身影晃进她们的视线里,这人的出现无疑是浅海的希
望曙光,因为她快要不行了。

「小芯,我听妈妈说了,你没事吧?」廖爸爸走上前去,接过挂在浅海身上的浅芯。

「爸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应该在校门口等吗?

「我在外面等了一下,想起你的脚受伤可能会不方便,所以就进来了,刚刚还去问了一下你的班级,脚还好吗?」

「还没断掉就是了。」浅芯搔搔头,不在意的说道。

「痛就别逞强了,我不是别人,我是爸爸。」廖爸爸摇首,这孩子一点都不可爱,都不会对
他撒娇一下。

「谁逞强了?只是一点点痛而已。」浅芯丢了个鬼脸给爸爸。

说实话,她快痛昏了,现在每走一步对她来说都是煎熬,上帝简直是在考验她。

跆拳道练习、比赛,也不曾那么痛过,她终于知道什么叫作钻心的痛了,就像有数不清的螺
丝在钻她的脚踝。

「这嘴硬的性格都不知道是遗传谁的。」廖爸爸还是无奈的摇头。

「一定是遗传爸爸的,这一点你不用怀疑。」说她嘴硬,也不想想是谁遗传给她的。

「我的嘴不硬,又不是鸟类。」

「哼!」浅芯决定,她不要和爸爸搭话了。

浅海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一如往常沉默的跟在他们的后头,像是害怕自己走上前会彻底破
坏那和谐的画面。

「小海,走路要抬头,免得把我们跟丢了。」爸爸见浅芯不搭理自己,所以转移目标。

浅海只是象征性的点了下头,又低下视线,令人怀疑她到底有没有把话听进耳里。

也许有,不过是不是右耳进,左耳出……只有她本人知晓了。

「到车了,浅芯上车小心一点,浅海要小心头,不要被敲到。」廖爸爸看着两个孩子安全进
入车子后,才绕过车头进入驾驶座。

浅芯拉过安全带系上,坐在后座的浅海也做出同样的动作,廖爸爸发动车子后也系上安全
带,打档,踩下油门。

车子缓缓滑出车道,在马路上安稳的行驶。

「咦?这不是回家的路,要绕去哪里?」浅芯看着窗外的风景,却不是回家路上那熟悉的景
色。

「妈妈说你扭到脚,所以回家前,我们绕去诊所。」在等红绿灯之际,廖爸爸说。

「去诊所?!怎么不早说?可不可以不要去,其实我……」

「不可以。」绿灯亮起,车子继续往前开。

谁来救救她?她最讨厌看医生了,以前浅海常常去医院,她这个当姐姐理所当然跟去了。

她最讨厌那里的药水味,消毒药水的味道更是强烈。

诊所也算得上是小医院,一定有她讨厌的味道,还有一点就是——她廖浅芯讨厌打针!

「爸爸,你很固执。」浅芯抱着书包,缩在一边抗议。

「这不是固执不固执的问题,受伤就要看医生,连三岁小孩都懂,小海你说是不是?」廖爸
爸透过照后镜看到浅海点头:「看,连小海都点头了。」

「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浅芯不着痕迹的白了爸爸一眼,继续抗议:「我就是不要看医生
啦!」

「抗议无效,已经到了。」廖爸爸找了个位子把车停好,熄火解开安全带,动作一气呵成。

「爸爸……」她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看医生啦!连续在心里喊了几声不要,还是免不了
她必须下车的命运。

「别闹脾气了。」廖爸爸已打开副驾驶座的门,等待她下车了,浅海也站在他身后。

「不要。」

廖爸爸见她态度强硬,只好用利诱了:「看完医生老爸带你去吃冰淇淋,可以了吧?」

「不、不要。」她的心有点动摇了。

「真的不要吗?是很贵的那家哦。」廖爸爸看准这一点,持续下重药。

「外加一个甜甜圈,我考虑。」冰淇淋和甜甜圈,这两个加在一起,无疑是她最大的诱惑。

「好,只要你马上下车看医生。」廖爸爸笑,这孩子最好拐了。

「看就看,谁怕谁。」她避开脚伤跳下车,一副迫不及待冲上诊所去,一旁的廖爸爸早就吓
坏了。

「你小心点,再跌倒的话,就让人见笑了。」

「才不管人家看笑话。」冰淇淋还有甜甜圈等着她,她要快点把医生解决……不,是赶快看
完医生。

[待续]

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