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4日

《脚踏车上的距离》第三章






「浅海,除了你的桌子之外,我的桌子也中招了,抽屉被人塞垃圾,好肮脏啊!」浅芯骑着脚踏车,脚下用力的踩踏板,仿佛在宣泄她的怒气。

结果,老师还是没找出幕后祸首是谁,找不到也是没办法,学校有上千位学生,光是要过滤学生就够老师忙了,所以这件事最后还是会不了了之。

「这个人一定是针对你和我,要不然也不会冒着被抓的危险来恶搞我们。」

都上高中了,还做那么幼稚的行为,她对这些思想幼稚的人可是嗤之以鼻。

「浅海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找出真凶的。」

坐在后面的浅海依然没有说话,她紧揪浅芯的衣服,目光定在她的后脑勺久久没有移开,眼
里犹如在做着什么打算,闪烁异样的光芒。

浅芯停好脚踏车,浅海依照往常的率先进屋,浅芯盯着她背影瞧。

总觉得浅海好像和平时不一样,是因为学校那件事吗?想不到对任何事都无动于衷的妹妹也
会产生异状。

「妈妈,我们回来了。」浅芯脱掉鞋子就往厨房跑去,就像寻找撒娇对象的孩子那般,迫不及待。

「说过几次不要在家里横冲直撞,跑那么快是想冲啥咪?」廖妈妈手拿锅铲对出现在厨房门口的女儿训话。

「人家急着想看到妈妈咯!我和你说今天在学校,我和浅海……」她把今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妈妈。

「是那家小孩和我们家过不去?这玩笑开得太大了吧?」这是廖妈妈听完后的第一反应。

「不知道。」

「这个交给你们老师处理,你快快去冲凉,等吃饭。」

「好。」浅芯点头,慢步走上楼。
冲凉吃饭,不知道妈妈今天煮了什么好料,刚刚嗅到味道,应该是柠檬炸鸡吧!她支着下巴想。

「咦?」

一双脚站在窄小的楼梯口,让她不得不停顿在阶梯,进退两难。

「浅海,你站在那里做什么?我不能过去叻!让一让嘛……」她比了个让一让的手势。

浅海没有说话,她也不能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浅芯,没有言语。

「浅海?」好奇怪,真的很奇怪,浅海不曾那么反常过的,今天到底怎么了?

浅芯抬起头,视线直直对准浅海的眼瞳,她看到类似泪光的踪影出现在浅海脸上,是错看了吗?

「浅……」不等她的「海」字说出口,浅海就转过身逃开。

她的转身使浅芯的脑筋停顿了下,几秒过后她脑海才映出「追上去」的命令,三步拼作两步
的迈开脚步,不用两下功夫就追上浅海了。

在她追上去的同时,浅海把手中的一张纸条递给她,待她接过纸条后,浅海再次迈开脚步。

纸条上面很干净,只有一排用蓝色的水性墨汁写成的句子,浅芯看完后,眼里被不解塞满。

因为不解,所以她追上去,拉住欲逃进房间的浅海的手,不让她有逃跑的机会。

「这是什么?‘我已经长大了,不要再管我了’的,你觉得姐姐我烦吗?」她把纸条揉成一团,
丢在地板。

什么嘛?就算要这样,也不应该是用这个方式吧?这和她先前的计划有很大的不同。

她之前是计划什么了……要不停的对浅海说话,不停的吵她,直到她开口说自己烦为止。

可是这个字条把她的计划都破坏掉了,都毁灭了……

「要说我烦,可以呀!你亲口对我说,一句也好,就是不要用这么冷冰冰的字条来传达……
开口真的那么困难吗?」

浅海还是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沉默的看着浅芯,唯一会动的,大概就是她眼角滑下的泪
水。

「你哭什么?该哭的应该是我吧?我竟然被妹妹要求不要管她,我这个姐姐当得可失败透
了,糟透了……」浅芯用手背抹了把脸,不想让泪珠停留在脸上很久。

那只会显示她的脆弱。

她们两人之间陷入几秒空白,谁都没有开口,只任由眼泪滴在刚刚上蜡的地板上,散开的水
花清楚映出她们的身影。

没有动,一切都像时间的发条被人抽出,蓦然停止。

「你们两个小瓜在楼上吵什么?赶快洗澡后下来吃饭,还要妈妈陪你们挨饿呀?你们的老爸
都不知道几点回来……」楼下传来廖妈妈的声音唤醒失神的两人。

浅芯先是松开钳制着浅海的手,吸了口气来平稳自己的情绪后才说话:「我们没有吵,只是
说话而已啦!」

「有什么话就等吃完饭再说,真是的……」廖妈妈说话似乎是用喊的,厨房的吵杂声太多
了。

「是!母亲大人。」

转眼,浅海已经逃回自己的房间,那模样就像夹着尾巴逃走的老鼠——落荒而逃。

只剩下地上那团刚刚被遗弃的纸条,静静的,静静的躺在那里,仿佛刚刚的争执只是一场虚
幻的梦。

浅芯弯下腰把纸团捡起,摊开,属于妹妹的字迹重新出现在眼前,字迹没有改变,只是上面
多了无数的皱褶。

皱巴巴,自己和浅海的关系是不是也想着皱痕一样,不能回到最初了?

看着它,浅芯在不知不觉中回到自己的闺房,她房里的墙上都是浅海和她的合照,有一半是
她强迫浅海一起拍的。

掌镜人不是爸爸就是妈妈,都是他们替自己和妹妹留下成才的点滴,从幼稚园到小学……

她一手抚上照片,眼里流露的都是从前的记忆。

什么时候开始留下这些照片?自从浅海不说话的时候,爸爸妈妈就花很多时间来陪伴她,就
连自己都被告知说:要好好照顾妹妹,做什么都要以妹妹为重。

她再看看手中的字条,那写着「我已经长大了,不要再管我了」的字条,那么多年的努力会
这么轻易被这十二个字瓦解吗?

答案是,绝对不会!

手里的字条再次变成一团,上面不知道又添了几道皱痕和泪痕。

「浅海,你太小看姐姐我了,这几个字就像打败我?才没有那么容易叻!我可是小强中的小
强,打不死、踩不烂。」

要她不管就不管吗?她才不会乖乖听话呢!



「你和小海吵架了吗?」

趁着浅海上楼,浅芯在洗碗的空档,廖妈妈抓准时机把刚刚在饭桌前的不对劲问出口。

「吵架?没、没有,妈妈怎么会那样说?」她把心事都写在脸上了吗?出于意识,她摸摸自
己的脸。

她没想到这个动作使得妈妈叫了一声:「哎哟!你这孩子,怎么用沾了泡沫的手去抹脸?」

「啊?哈哈!我的脸感觉痒痒的,就伸手抓痒。」

「就算痒也要忍耐下,变成小泡沫猫了。」廖妈妈拿起布把她脸上的泡沫抹去。

「是是,母亲大人。」

「那么,言归正题,你和小海到底怎么了?」廖妈妈收起抹布,正色的说道。

「呵呵……」看来自己转移话题的功夫还未到家,转着转着又被妈妈拉回来了。

「别只给我笑,快说。看你们今天一起吃饭的气氛就觉得不对劲了,整个气氛很沉重,你们
之间一定有什么。」廖妈妈不给她干笑的时间。

她从不知道妈妈的观察力是那么的强。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今早的事才闹得不愉快吧……」浅芯停下洗碗的动作,看着清洁液所
制造的泡泡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不见。

「你们是姐妹。」

「嗯!我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所以她不会放弃,更不会因为那几个字而打退堂鼓。

「互相包容很重要,你妹妹和其他小孩不一样,特殊的……」

「妈妈你错咯!在我心里,浅海和其他小孩一样,没有特别之处,她只是不想开口说话而
已。」

「你这样想是对的,当初要不是我,小海也不会……」廖妈妈说着说着,不由得哽咽。

「这不是妈妈的错,谁也没想到会变成那样的,妈妈就不要自责了。」浅芯说。

「妈妈知道……那么你这个姐姐要好好照顾妹妹,不论发生什么。」

「我会的,不论发生什么事。」除了答应妈妈,她也在心里暗暗许下承诺,不管是天塌下
来,自己都要守护妹妹。

人说做什么都设定一个期限,这样才会有冲劲,那她就设……直到浅海开口说话,那么她就完成使命了。



隔天,地球依旧绕着太阳转着,来到尽头的黑夜被一抹鱼肚白吞噬,白色的光芒自东边散了
开来,染亮整片天空。

脚踏车上的两道身影还是紧紧的挨在一起,但只要看仔细,其中一人有意的制造疏离感,手
不再搭上骑车者的腰上,而是撑着身后。

浅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放慢车速,深怕把身后的浅海摔出去。

最后,她们还是抵达学校门口,花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安全到达目的地的浅芯偷偷吐了
口气,缓解有点紧绷的神经。

「到了。」浅芯看看还未下车的浅海,说道。

甫下车的浅海拿了自己的书包不是背上,而是打开在里面不知在找什么,不过从她蹙紧的眉
间可以看得出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在家了?」浅芯停好车,上前关心的问。

浅海先是瞥了一眼浅芯,又把视线移到书包里,想了很久才摇摇头。

「我可不相信你没事,一定有什么落在家里了。」她趁浅海不注意,伸手抢过她的书包翻
着。

浅海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书包被姐姐翻透透,只差没有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忘记带数学课本吧?」她看见浅海的眼瞳慢慢放大,大概是惊讶自己为什么知道。

「背课程表只是小事一桩,不用放在心上。」她避重就轻的说。

得到答案的浅海,收回一双惊讶的眼瞳,也把自己的书包收回,关上。

「现在还有时间,我回去帮你把课本拿来,你在这里等我。」顾不得浅海眼里的不要,她转
身就跳上脚踏车,消失在校门后。

浅海睁大的眼仿佛有东西流出来,在阳光的折射下透出多种颜色,那液体像是在说:「姐姐
是笨蛋……」

距离剩下的时间只有20分钟,来回家的时间大概十五分钟,所以浅芯现在在拼命加速中,为
了可以赶在上课前返回学校。

路边有位小男孩在吃着棒棒糖,浅芯的脚踏车经过他时带起一阵莫名的风,把他平成一线的
刘海刮得东歪西斜。

赶路的浅芯自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杰作,棒棒糖男孩歪着脑袋,动了动沾满分不清是口水还
是糖水的嘴巴:「刚刚有超人飞过?」

「阿南,我们回家了。」

「妈妈,刚刚有超人飞过,我看到了。」

「你这小孩,超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他母亲捏了捏他的鼻头,牵起他就走。

浅芯的脚踏车已经离他们很远,所以没听见他们的对话。

她用最短时间回到家,心急的跳下车,失去支撑的脚踏车「砰」的一声倒下地,异状的声音
把屋里的廖妈妈引出来。

「是谁在人家家门口弄得‘砰砰’响的,现在的人真是……」看到来人竟然是自家孩子,廖妈妈
把要出口的话和口水一起吞回肚子里,取而代之是疑惑的询问:「浅芯?!你现在不是应该
在学校吗?」

「孩子的妈,是谁来了?」廖爸爸也出来看个究竟。

「爸爸妈妈,我没有时间解释一切啦!」浅芯甩开脚上的鞋子,越过他们走进屋。

「是不是小海出事了?」廖妈妈胡乱的下结论。

「小海出事了?!」一旁的廖爸爸被妻子的结论吓着。

「不是啦!她的课本忘了带,我只是回来帮她拿而已。」爸爸妈妈真是爱胡思乱想。浅芯从
楼上下来,数学的课本已经被她握在手里了。

「原来是这样,你差点吓死我们了。」廖家夫妇同时松了一口气,还不约而同的拍拍胸口。

「是你们乱说,我可没有说她出事。」浅芯随便套上鞋子,连鞋带都没绑就把脚踏车扶正,
骑了上去。

「我走了,拜拜!」丢下一句,她就像风那般消失不见了。

「路上要小……。」廖妈妈挥着手,在最后一个「心」字说出口,浅芯已不见了。

得快点,时间可不等人,浅芯心里想着,脚下也不自觉地催快速度,就连在小路行驶的汽车
都被她超越过去。

「再过这个转角就到了,冲呀!」

被时间蒙蔽双眼的浅芯没有注意到半路杀出来的小猫,待她看见的瞬间为时已晚。

她赶紧转过车头,轮子有惊无险的辗过它的毛发,并没有造成伤害,可是车上的浅芯就没有
那么幸运了。

她硬硬转过车的方向,轮子在路上打滑,失去了平衡,浅芯连人带车的摔下,与粗糙的地面
接触的四肢擦出大小伤。

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分不清地和天,接着就躺在路上了,一切发生在一瞬间,快得让人
措手不及,书包和书本掉在地上,脚踏车的车篮也有点凹进去的痕迹。

「呼,还真不是普通的痛。」浅芯忍住痛楚,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些。

她半睁眼,脸上传来痒痒的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滑过她的脸,带腥的味道刺激她的嗅觉,令
她皱眉。

努力的站起身,她不给自己休息的时间,把书包和课本丢回篮里,扶起脚踏车就走,对身上
的伤采取视而不见。

脚踝处传来阵阵的刺痛,她知道自己不能骑车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推着车走,还好距离不
远,只有十步远。

「还有几步而已……」

用意识强撑自己不要倒下,她撑着脚踏车一步一步靠近校门,只要走到那里,浅海一定会发
现自己,那时就可以把书交给她了。

「这位同学……你没事吧?!」对方看到她脸上的血,很明显的愣住了。

「没、没事……」才怪!她的脚应该是扭伤了,都不知道有没有肿起来,还有脸上的东西到
底是什么?

她伸出手抹了一把脸,看见染红的手指不知如何是好,另一只手松开,脚踏车往一边倾斜,
被迫再承受一次伤害。

这血是打哪来?她用了几秒时间才意识到那是自己的血。

「你……」

「我流血了,呃……。」

不知是不是失血过多而产生无力感,她只觉双脚的力气仿佛被抽干,失去支撑的她跌跪在地
上,又添加几道擦伤。

「你在这里不要动,我、我去保健室找老师……很快回来,你撑住。」对方拔腿就要跑开去
找老师,却被浅芯叫住。

「等一下……」她把人叫住,吸了几口气才说:「如果脚车棚那里有个女生站在那里,麻烦
你叫她过来,可以吗?她的名字叫浅海。」

「可以,你在这里不要动。」对方毫不迟疑的大步跑开。

「谢……」浅芯靠墙上,她感觉脑袋慢慢变得空白,好像被人用强力的白光照着,眼睛很难
张开。

「哒哒哒……」

有人来了,是谁?

一双她再熟悉不过的白鞋出现在眼前,顺着那脚往上看,她看到了一张看了几十年的脸,上
面写满恐惧、着急。

「浅、浅海,你的书在篮里,拿了就快点去上课哦……」那样她就可以放心了。

随着心中的大石头放下,她的眼皮越来越重了,仿佛被灌注了铅,好沉重,好困……

在盖起眼睛时,她最后看见是浅海来到她身边,然后意识就陷入一片黑暗,不过还是可以感
觉到有人在摇着她的肩膀,还有……

有温度的液体滴落在她的脸颊上,接着她连最后的感觉都被剥夺,坠入无限的黑暗。

浅海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是使劲的摇着姐姐的身体,也不管摇晃的动作会不会让她伤口恶
化,就一个劲的摇着,直到刚刚那位女同学从保健室折回这里才停止。

「老师,就是她。」

「这位同学,请你让让……」穿着白袍的校医蹲下身检查浅芯的伤口等:「伤口没什么大
碍,只是昏过去,我抱她去保健室,你们赶紧回教室。」

「是……」

浅海眼睁睁看着姐姐被带走,眼神里满是自责。


[待续]


10 条评论:

  1. 回复
    1. 嘻嘻~我觉得这个是一时的高潮~XD

      删除
  2. 看了第三章,让我有兴趣从楔章开始看起,期待你的更新哦,希望不会太久^^

    回复删除
    回复
    1. 谢谢你哦~~
      我定期在4、14、24号更新哦~^^

      删除
    2. >.<因为没有设定一个日子更新的话~怕会延迟更新~
      所以就……这样了~XD

      删除
  3. 浅芯最后会发生啥事呢?
    好期待哟~~~
    下个月的4号准时锁定捏~

    回复删除
    回复
    1. 嘿嘿~~谢谢晓彤的追看!!^^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