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4日

《脚踏车上的距离》第二章








「哒哒哒……」门外传来一阵着急的脚步声,在浅海的班级前停下,吸引部分人的目光,包
括浅芯。

谁跑得那么匆忙啊?见鬼了吗?

「浅芯,呼呼……」见鬼的不是其他人,正是玮诗。

「你来这里干嘛?不是说……」

「我才不是……不是来当电灯泡啦!平头老师找你。」玮诗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她到楼下买面包,顺道上厕所,怎料遇到跆拳道社的平头老师,给她安了个跑腿的任务——去找浅芯。

「平头老师?」

玮诗口中的平头老师就是跆拳道社的负责老师,自己平时在玮诗面前也是叫他平头老师,好
友都被她影响了。

这老师真是的,破坏自己与妹妹相处的时光,浅芯一边碎碎念,一边站起身:「浅海,我去
去就回,有老师找我叻!」

浅海点点头,目送姐姐直到她消失在视线范围。

浅芯踩着愤愤的脚步离开。平头老师有什么事会找自己?应该没有才对。

几分钟后,她出现在老师办公室的门前。

「叩叩……」她礼貌的敲敲门,拉开办公室的门,映入眼是众多老师的座位和脸孔,她很快
就找到坐在自个位子上的平头老师。

「叶老师,听说你找我?」浅芯趋前询问。

「哦!浅芯同学你来了?」年仅三十多岁的叶老师闻声,转过身顺手递给她一个文件夹:
「来得正好,这些是开学前收到的入社请求,里面有他们的名字和班级。」

「哦……」浅芯被动的接过,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麻烦你帮忙跑个腿,依照他们的班级和名字找出他们,让他们在这张纸上签个名字,再把
这表格和通告交给他们,隔天你再去回收。」

「啊咧?这不是秘书该做的事吗?」浅芯疑惑,她只是个没有职位的社员罢了,这些是用不
着她来操心吧?

「话是这样说没错,他们有他们要处理的事,所以就请你暂时帮忙,浅芯同学很乐意帮老师
这个忙吧?再说,他们毕业后,他们的其中一个职位也会落在你的身上,就当作是训练自
己。」

鬼才乐意帮忙……但是这句话不应该从她的嘴里说出,她要说、也应该说的是:「竟然学长
学姐他们都在忙,我当然很乐意帮这个忙咯!也可以报答他们对我的照顾。」
算了,套用老师一句话:就当作是训练自己。

「我就知道找你准没错的,那么就拜托你了。还有,这是通行证,你可以在上课时间溜出去办事。」叶老师回过身,与桌上的报告打起仗来。

还溜出去叻,这老师……浅芯满头黑线,说了句「那么我出去先了」就离开办公室。
走在走廊上的她打开那个粉红色的文件夹,嘴忍不住嘀咕,一个男老师竟然用这么少女情怀的文件夹,还有图案的……恶!

打开文件夹,里面夹着几个人的个人资料。她大略数过,有二十几个,其中有九个是完全没有经验的初学者。

「咦?这不是早上那个……」她随意翻着,其中一张照片是今天早上才见过的脸孔,在浅海
的班级。

「沈雪莉。」嘴里念了一次个人资料上的名字,这个人就是在班里说浅海怪里怪气和带衰是
吧?

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怎么会加入跆拳道啊?哼!铁定是为了好玩。

说到跆拳道……她是没经验的初学者,而自己是黑带,可以公报私……

「不错的主意呢!」她可以趁这机会为浅海报上一语之仇,思及这里的她心泛着莫名的兴
奋。

「先去浅海的教室,等下上课才溜出去找名单上的人。」她拟了简单计行程。

反正现在去找他们也未必找得到,她难以预测他们会在哪里打发午休时间,若是上课时间就
不同了,他们一定会在教室。

再说,如果马上去执行老师的任务,就必须牺牲与浅海相处的时间。

上课溜出去还能带上玮诗作伴,也不辜负叶老师给的通行证,反正玮诗那丫头一定很乐意不上课,跟着自己到处趴趴走。

「就这么说定。」她合上文件夹,看了一眼手上的它,心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想象叶老师的抽屉、桌上被粉红色的文件夹覆盖……停,再想下去,鸡皮疙瘩快掉得满地都
是了。

戳破那些奇怪的想像,她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妹妹的教室。碰巧的是,那个叫雪莉的女生也
在。

她用两秒的时间思考后,把脚步朝向她走去。

和朋友正聊得起劲的雪莉抬起头,不满的看着来人,「你要干什么?」

「怕我寻仇啊?你放心,我没有那么无聊。」浅芯打开文件夹,翻到中间,指着纸上其中一
个小格子说:「在这里签个名。」

雪莉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她看,没有拿笔的打算,大概是想从她脸上找出恶作剧的痕迹。

那是什么眼神呀?以为自己在整她吗?

她廖浅芯才没那闲工夫,吃饱没事干呢!

见对方还是没拿笔的意思,浅芯微微叹了口气,无奈的解释:「我是受跆拳道社之托,前来
要求欲加入者的人在纸上签个名,顺便把表格和通告交给你们。」

「哦。」雪莉听了她的解释,没再怀疑的拿笔签了名。

浅芯抽回文件夹,从后方取出两张纸,递给她并叮咛:「这个表格麻烦填一填,我明天会来
回收。」

「知道了。」雪莉不屑的接过,还摆出「你可以离开」的脸色。

浅芯倒不介意,因为她,沈雪莉很快就知道苦头了,呵呵……

脚步一转,她往浅海的位子走去,不再多看雪莉一眼。



倾斜的太阳依旧散发出令人汗流浃背的热度,看不过太阳蛮横作风的风刮起凉飕飕的轻风,
驱赶空气中的热分子。

绿色的草皮上被一辆脚踏车划出一道轮印,部分的绿草成为脚踏车的车下魂。没遇害的青草
随着风摇摆自己的身体,仿佛在欢呼自己逃过一劫的幸运。

细碎的阳光透过稠密的树叶洒在绿草地上,点点的影子随着风儿摇。青色的地,蓝色的天,
多么漂亮的景色却被一道与之不相衬的声音打碎。

「呀呼!终于可以回家了。」浅芯仰着头对空中高喊,就像自牢狱被释放出来的囚犯,高呼
得到自由。

浅海一边承受迎面而来的风,同时间,耳朵还得接收姐姐的欢呼声,眉间不自觉的皱了皱。

「今天的课可有趣?」浅芯问。

浅海摇头,环在姐姐腰身的手收紧,她干脆把脸贴在姐姐的后背,挡去扰人的风。

「这年我还是一样倒霉,数学老师还是去年那个,超严格的,他动不动就喜欢罚人家做数学
题,考试如果没有达到他设的标准,一律罚写二百题数学题,你说他是不是变态?」

尽管后面鸦雀无声,但她没有停止,自顾自的说着、笑着,仿佛浅海是她最佳的倾诉者。

「还有我的历史老师……」

前方的声音一直传过来,浅海知道只要有姐姐在的地方就不会有安静,也不会有孤独感,只
有姐姐愿意和她说话,只有姐姐。

上帝会不会觉得她很贪心?只要人家对她好却不回报,祂会把这些收回吗?

「……她是变态老师二号,浅海,你有没有在听?」察觉背后过于安静的浅芯问了一声。

她该不会睡着了?在单车上睡着可是很危险的,一个不注意就会摔个狗吃屎。

就在她要转头的瞬间,后背传来的触感让她停下转头的动作,是浅海用手指头在她的背
上……写字?

那个字是……横、撇……是『有』字。她是想透过这个字来告诉自己她有在听吗?

她好高兴,若不是骑着车,她多想跳起来欢呼。

这是浅海第一次回答自己的问题,平时她只是点头摇头,这算是她踏出第一步的预兆吗?浅
芯欣喜若狂的想着。

那么不久的以后,她是不是会开口说话?

踩着脚踏车的脚不自觉的变轻快,一闭眼就来到她们早上经过的转角处,那里还站着个满头
大汗的小男生。

「姐姐……大姐姐。」眼见浅芯的单车与他擦身而过时,小男生开口叫住了她们。

「你叫我们么?」她可不记得自己认识这小男生。

「姐姐忘了我是谁吗?早上的……」

早上?早上在这个转角处……「啊!早上在这里冲出来的冒失小鬼。」

浅芯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搞得小男生不好意思,红了半边脸。

「呵呵!我不是冒失鬼啦!是因为要赶上早上的公车才没有注意就横冲直撞。」小男生腼腆
的搔搔头。

「哦!那你在这里叫住我又是为了什么?」看他的样子不像刚刚经过这里,比较像在这里等
候多时的模样。

「我只是在等姐姐,对你道歉,请原谅我早上的鲁莽啦!」小男生弯下身子,诚恳的道歉。

「说什么原谅不原谅啦?以后别再犯就可以了,下次要小心,如果刚好来的不是脚踏车而是
汽车,你的小命会不保的。」有点爱管闲事的浅芯不忘给予他忠告。

「嗯!我知道的!」小男生猛点头,然后说了句「再见」就消失在路的另一边。

「好活泼可爱的男孩……」她若有所思的喃喃。

「浅海觉得今天妈妈会煮什么?我觉得是我们最爱的糖醋鱼,因为我今天看到妈妈从冰箱拿
出鱼。」

浅芯又回到自言状态,只要有旁人在就很少对妹妹说话,但只要人一离开或是没人,她的脑
筋就会快速转动、搜索着下一句要对妹妹说的话。

自浅芯懂事的那一天,她就用那三寸不烂之舌开始叽叽喳喳的对浅海说话,不管她是否有听
还是不听,还是风雨无阻的照说。

「我们到家咯!」浅芯握紧脚踏车把手上的刹车器,它发出一声尖锐的声响后就停在某扇跌
门前。

浅海默默的下车绕到车前,拿出篮里的书包,然后再一声不响的打开铁门,走进家门,没有
要等浅芯的一起进屋的意思。

「唉唉……」浅芯无奈的摇摇头,把车推到屋檐下放好。

原本还算轻快的脚步也变得沉重许多,因为只要一回到家,浅海就会躲进自己的房间里做功
课。如果没需要,她是不会踏出房门一步的。

为此,爸爸妈妈都很担心,但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强烈的干涉浅海只会造成反效果,所以他们只能不着痕迹的开导她。不过浅海的配合度
就……少了点。

「妈妈,我们回来咯!」胡乱的把校鞋踢开,浅芯迫不及待的跑进家门,寻找妈妈的踪影。

「你们回来了?浅芯,妈妈说过几次不要在家里跑来跑去,你就不能学学浅海的乖巧?跌倒
了可不是闹着玩。」廖妈妈皱着眉头指责浅芯。

「是是,我以后不跑就是了。」她吐吐舌。

「快去洗澡换衣服,然后下来吃饭。」

「嗯!」她已经被饭菜香给诱得饥肠辘辘了,还有糖醋鱼的香味……不行不行!她控制不住
要溢出的口水了。

她吞了吞口水幻想着自己大快朵颐的模样,真希望吞下去的不是口水,而是糖醋鱼的酱汁。

还是快点洗澡换衣服,桌上的糖醋鱼在等她呀!



银白色的月亮高挂于幽黑的空中,数不清的星星犹如耀眼的钻石,在黑暗中闪烁着光芒。

风轻轻佛过,带动轻如纸张的树叶「沙沙」作响,为安静的夜晚添增些许阴森感。

被黑暗吞噬的学校走廊,除了诡异还是诡异,仿佛是一条永无止境的通道,不过这一切只是
黑夜在作祟。只要天一亮,这些诡异就会随着黑暗消失无踪。

「喀哒!」一道与黑夜不符的声响划破宁静的空气。

「喂!轻手些,让人发现就完蛋了。」某人把声音压得低低的说道。

「是……」

晚上的学校是禁止外来人进入,也包括学生,但是有人似乎不把条规铭记在心,避开保安的
巡视,摸黑闯入校园。

「廖浅海,你会后悔和我同一个班,还有你姐姐……」其中一人勾起唇,推出一个令人耐人
寻味的弧度。

在家中被窝里的浅芯突然打了个喷嚏,眼睛迷蒙的眨了眨,疑惑的看着电风扇。

她擦了擦鼻子,没鼻涕就不是着凉,那自己怎么打喷嚏了呢?窗外没有起风,也没有开电风
扇,自己更不觉得寒冷。

想了几分钟都想不出个所以,她耸耸肩,卷起身上的薄被沉入刚刚的美梦,把它抛去脑后,
殊不知那是不好的预兆。

窗外的景色在她梦周公的时候,缓慢转换。

一抹鱼肚白出现在天空,床上的浅芯翻了个身继续舒服的睡觉。

原本缠在身上的被子已经不知所踪,就连头上的枕头都不知去向,不过只要将视线移到地板
上,就可以找到它们了。

总的一句:睡相真差。

「叩叩叩!」

「啊!好吵啊!再给我睡五分钟……五分钟就好……」浅芯赖在床上呢喃。

她听见没上锁的门被转开,紧接着是慢慢来到她床边的脚步声,她45度抬眼。

「浅海,让我多睡一下啦……拜托。」她用脸磨蹭自己的床。

已经穿好学校制服的浅海走上前,拉着浅芯的衣摆,用摇头表示不可以。

「三分钟……二分钟?」

她还是摇头,不把姐姐的讨价还价听进耳。

「一分钟?好啦!我现在就起床,可以不?」浅芯倏地坐起身,她的赖皮功力在妹妹的眼下
都会自动瓦解,而她也只能无奈的妥协。

得到满意答案的浅海退出她的房间。

「唉……那么好的睡觉天,竟然要上学。」浅芯拖着千百个不愿意走进浴室梳洗,嘴里念的
都是絮絮。

尽管不满,但她还是快快整理自己的仪容,十五分钟后,她出现在自家的饭桌前。

又再十五分钟,她坐上脚踏车上,车篮装着她们两人的书包。

「呼啊!早晨的风真是让人精神抖擞,瞌睡虫都跑光光了。」浅芯踩着脚踏车,细碎的短发
在空中飘逸。

浅海双手抱着她的腰,头紧紧靠在她的背后,整齐的头发才不至于被吹乱。

「你想要参加什么社团啊?」

依旧没有回答,背后的浅海还是沉默着,只有飕飕的风擦过她们的耳边。

浅芯告诉自己没关系,反正又不是第一遇到这状况,她老早就习惯了。

学校的白钢铁门出现在她们的眼前,雄伟的学校也映入她们的瞳仁里,浅芯照旧的把脚踏车
骑到车棚。

两人下车后并肩并的走在走廊,浅芯把浅海送到班门口时察觉班上的小骚动,骚动的中心竟
然是浅海的桌椅。

「你们围着浅海的桌椅干什么?」

「呃……」全部围绕着的人自动退开,浅芯和浅海清楚看到,桌子和椅子的表面都被人用美
工刀破坏,有长有短的刀痕布满整个表面。

「这是怎么一回事?是谁恶意破坏?!」浅芯愤怒的转过头看着围观的人,劈头就问。

「我们也不知道,今早一来到就是这模样了。」一个矮个子的女生回答浅芯,唯唯诺诺。

「谁先发现的?」

「是我……我最早来到学校的。」人群后走出一个男生,看他的样子不像是会搞破坏的人。

「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吗?」

「没有。」

「……」

那么是谁做的呢?才上学第二天就遇到这样的事,那么接下来的日子,浅海不就常常要面对
这样的事?!

「浅海,你在这里呆着,我去找老师。」浅芯匆匆忙忙的跑开,留下一阵风就离开大家的视
线范围里。

浅海神色不动的站在原地,张大眼看着浅芯离去的背影,眼里好像流露出某种情绪。


浅芯把老师带到浅海的班级,要求老师一定要找出破坏者后就回自己的班。

中途,玮诗风般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浅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见她表情好像受到惊吓,惊慌失措,幽默脱口而出:「你碰到脏
东西了?」

「呸呸呸!什么脏东西不脏东西的,我是来找你的。」她拍拍胸口好让它恢复平稳。

「找我做什么?有什么好康的事儿?如果是,我也没有时间奉陪。」浅芯说道,她的头已被
浅海的事给弄大了,再来多一个玮诗,那她就要一个头三个大了。

「好康的事没有轮到你,不过衰事就一摞摞了。」

「衰事?」难道她今天还不够倒霉吗?

「对啦!你的座位被人整了,害我的也跟着遭殃。」玮诗瘪起嘴,一脸便秘的模样。

「被整?」除了浅海,自己的桌椅也遭人破坏?看来是有人冲着她们姐妹来,想要给她们颜
色瞧瞧?

但是,是谁?

「抽屉里都是垃圾,桌面也被人用涂改液涂鸦,都是看不懂的图画,我的桌子也被垃圾波
及,脏死了。」

「真的?」浅芯还没从其中的震惊回过神,傻傻的问。

「珍珠都没那么真,你赶快去班里看就知道我说的不错。」玮诗拉着她的胳膊回教室。

她知道玮诗没有说谎,因为她看到了,看到她的桌位布满纸屑、糖果的包装袋、铅笔屑……

「可恶!是谁存心干这些的?整我就算了,连我妹妹也跟着被恶搞。」浅芯挥出气愤的一拳
打在门扉,发出好大的一声「砰」。

「你妹也中招哦?」

「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生气……到底是谁那么无聊做这种事。」浅芯用力的抓了抓头,脸上
显示她此刻的烦躁。

「多想无益,先把桌子打理干净,之后再慢慢想要怎么处理,把垃圾留在那里也不是办
法。」玮诗拍拍她肩膀以示安慰。

「嗯……」也只能这样了。

她和浅海的桌位同时受人恶意作弄,可以看出是同一个人做的,可是对方是谁呀?她不记得
自己最近有招惹谁。

划花人家的桌子,把垃圾倒在人家的抽屉,这样就很过瘾了吗?真是幼稚的行为。

「我的书包可以借放你这里吗?我要打扫我的位子。」浅芯拎着书包问后座的人。

「好的。」对方点点头,然后开口:「遇到这种事要对老师说说,我们学校竟然有这么无聊
的学生。」

「哈!我知道该怎么做的,谢谢你。」

得到同意的浅芯把书包暂时放在同学的桌上,然后走到教室后拿扫帚。

(待续)


8 条评论:

  1. 好好看呢!
    浅芯真的是一个很疼爱妹妹的姐姐啊!
    期待你的第三章节哟~

    回复删除
  2. 好、好長,等我有空再讀XD

    回复删除
    回复
    1. 呵呵……你慢慢来~
      (话说我也没去看你的《邋遢女》的~XD)

      删除
    2. 那個...咳咳,不用讀也沒關係~
      話說你只讀我已經成書的小說XD

      删除
    3. 还有以前论坛的言情小说叻~筱梦的~那个侦探的~~~

      删除